国际观察:韩国国会出现“超级执政党” 对政坛影响几何?

国际观察:韩国国会出现“超级执政党” 对政坛影响几何?
(记者 曾鼐)韩国执政党成国会推举最大赢家。多位专家承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指出,前进派“风头劲猛”,将影响未来政坛走向。  韩国政坛主要有前进和保存两大阵营,别离以执政党一起民主党和最大在野党未来统合党为代表,执政理念相差甚远。现任总统文在寅归于前进派,前总统朴槿惠、李明博等人被视为保存派。  此次推举出现“朝野巨子之争”。李洛渊和黄教安,别离代表执政党和最大在野党在首尔同一选区“对决”;二人均曾任总理职位、上任于文在寅政府和朴槿惠执政时期,都是下届总统潜在竞争者。  终究,李洛渊以显着优势取胜。黄教安辞去未来统合党党魁。  这也映射了朝野党派的国会命运:执政党和“卫星政党”在300个座位中拿下180席。这是自1990年后,单一党派实力首获国会超60%座位。  执政党为何大胜?  “疫情是主要原因。”韩国外国语大学全球安全协作研讨中心主任黄载皓承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称,政府处置疫情得力,淡化了经济下滑等晦气论题。  他指出,文在寅政府“用人上也加分”,如执政党政治明星李洛渊等出自全罗北道或南道,这些区域曾不受重用,但执政党很好地平衡了人才,在这些区域赢得选票。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世界政治系教授、高丽大学亚细亚研讨院访问学者王生称:“成果有意外要素,也是情理之中。”  纵观近五年韩国推举,前进派已在2016年国会推举、2017年总统大选、2018年当地推举和本次国会推举中“四连胜”。  “前进派实力渐成韩国政坛‘潮流’。”王生剖析,亲美是保存派标志之一,但驻韩美军防卫费风云、疫情中美国的“缺席”等,动摇了“亲美派”支持率;尤其是大批年青选民更倾向自主交际,对前进派支持率较高。  执政党“独占”国会为哪般?  推举重塑韩国政坛格式。黄载皓剖析称,出现出“两党制”,第三方实力政治空间被紧缩。  此次执政党与“卫星党派”拿下60%议席,成为国会“超级执政党”。依据韩国相关法规,60%座位对立法有决定性效果。如涉立法程序的“快速通道机制”规则,朝野存争议的法案,若取得180名议员赞同,可被指定为“快速处理法案”,将在规则时刻提交审议。  王生以为,多年来韩国不同党派出现一股“清算实力”,朝野不合严峻,导致国会立法难、屡发暴力抵触,未来政府施政功率将前进。  不过也有剖析忧虑,在野党失掉制衡才能,执政党简直能够“无恶不作”。  国会推举对总统大选有何意义?  从执政规则剖析,黄载皓称,前进派和保存派轮番“上台”,一般持续两届。他说,保存派忠诚支持者份额比前进派高5%,但“中心选民”票数要害,国会推举保存派惨败,阐明大批“中心选民”认可执政党,保存派未来难在短期内笼络人心。  王生也以为:“前进派持续执政可能性大。”他称,执政党在抗疫中出现一批“实干家”,颇得好评。不过他称,经济要素仍是未来推举“主力”。  近年来,韩国经济低迷,疫情更令状况“落井下石”。财政部门猜测,本年政府负债率或超40%。  王生表明,韩国经济到了“一个瓶颈期”,需在东亚寻觅新增长点,如促进中日韩协作、参加“一带一路”建议、推进朝韩协作等。“哪个党派能捉住新时机,就有更大政治空间。”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